当前位置:憋万中文小说网 > 末世危机 > 刻浊星逝

荒诞与真实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
2012年12月21日

距离人类意识毁灭剩余时间:约5年

开始出现“意识消亡”和“人间蒸发”现象

原因:人类的肉体死亡

经调查,“末日”仅对人类产生效果,末日后的人类意识可以脱离肉体而存在。

意识可以通过不断地挖掘新事物来刷新自己,被称为“意识再生”。

意识得不到刷新会导致“意识消亡”,意识认知到肉体的死亡会导致“人间蒸发”。

解决方案:待议

注意:物质仍对意识有影响

上述资料被写在某人的笔记本上,而笔记本正居于两个大叔之间,一个和颜悦色却分外狡诈,一个神色庄重而深思熟虑,虽然从一个外人的角度观察,他们之间的情况接近威胁或逼迫,但却有一种温馨的气场弥漫其中。

E博士(男):“所以,想好怎么做了吗?伟大的物理学家。”

S博士(男):“你不觉得这份资料很荒诞吗?这已经完全脱离现实轨迹了。”

E博士双收盘在胸前,仰坐在椅子上,显得信心十足;而S博士虽然认为荒诞却一直在认真浏览,时不时停顿来认真思考。

E博士:“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嘛!”

S博士:“嗯...话是这么说,这不会是...你写的报告吧。”

空气中突然安静了下来,S博士把目光移向E博士,E博士则用手托起自己的下巴,先是看向眼前的桌面,接着直视S博士的目光。

E博士:“还是你最懂我呀,果然叫你来是最佳的选择,其他人根本……”

E的表情回归到严肃,没有继续说下去,S低下头想了想。

S博士:“你打算怎么做?”

S博士的话语带有几分怀疑,却让E重新振作,拍案而起。

E博士:“我想找出解决方案,拯救整个人类。”

这句话对于E而言相当尴尬,而他却不得不说,前面十几次的铺垫造就了此次的自信。

S博士:“看来E同志还是没有长大。”随后S甩头看向别处。

E博士:“我是认真的。”E博士直视S博士,眼中貌似写满了真挚。

S博士:“......”

沉默的状况持续了几分钟,一个心虚,一个畏惧。

S博士看了看E博士的眼睛,又看了看他们所处的那个狭小昏暗的房间,虽然觉得E博士所谓的计划不切实际,但......

“不在沉默中爆发那就在沉默中默默离去吧!”

E博士耸了耸肩膀,无可奈何地走向了门口,等待是他最不想做的事,他已经没有时间了。

“感谢你能与我见面,真的十分感谢。”E回头看了看S,没有任何希望表现在他充斥笑容的脸上。而这时的S博士鼓起勇气,像之前一样不再犹豫。他已经做出了决定,这个决定也许正是E博士所预料到的。

S博士:“如果这是真的,我会协助你;如果这是假的,也不要搞出什么乱子。”

说完,S博士从椅背上拿走帽子,围巾,同时把衣领竖的高高的。

“抱歉,走的应该是我,我还有事情要做。”S博士在E博士之前走出了房间,身影在交错的一瞬间两者互瞥了对方一眼,E博士的门正是为S博士而打开,一切都是如此巧合。

感激之情流露在E博士脸上,他从绝望中苏醒了,所有的挫败感都烟消云散。

“你啊,还是喜欢把自己藏在衣服里,虽然说被通缉吧,但也要看看周遭的世界,不是吗?”

S博士没有理会,穿戴好便迈出远行的步伐。已经决定好的事,S绝不反悔,这正是E所清楚的。

“如果,我是说如果以后计划实施的话,别忘了照顾一下女儿。”

“你也是,不是还有......抱歉”S博士停住了,转过头向E博士看去。

“算了算了,本来我也不是个好父亲,还想着能成为亲家呢,结果被末日搅了局,这也真是我的末日。”S博士没有理会E博士的玩笑,而E博士尴尬地笑了笑,走出房间目送着远去的S博士。

“这家伙,果然还是信任我的,不过,换个处境来讲,也就知道了。这么做,是最安全的。”

......

2016年12月20日

所以说,你心中的世界是什么样子?当少年迷惘时似乎曾有人这样问过他。

所谓世界便是人类各个愿望的碰撞,情感投入深的成功几率大些,情感投入少的几率小些,另外领导力也占相当大的比重,被别人信任会激发潜能,所说的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应该倒述,是信仰者给了被信仰者能力与权力。极度渴望之人与极度绝望之人往往会引发奇迹或是灾难,每个人都可以改变世界,用人类专属的灵魂。不知什么时候,答案出现在了少年的心中,只是出现的是如此不合时机。

“新哥写的很有意思啊,我是写不出来。”

“对世界的思考吗?每个人都是不同的,等考完试你听听我的。”

“大哥,明天要测验了好不好,这么乐观?”

“小声点,没看到别人在学习吗?”

笑声,奋笔疾书声,低声默诵声,促使事件发生的“风声”。一切在井然有序的发生,所有的话语是人意识的体现,可意识是看不到的,那就只能认为话语都是虚伪的,毕竟此类对话都出现了十几遍,每次都是大相径庭,太套路了,这个世界。

如此恶心,如此无聊,我想要改变无聊的一切,从麻木的生活中逃出,奔向新大陆。可无形的双手在抓着我的双脚,不要提飞翔了,甚至寸步难行。

“就在那里夸夸其谈,毕竟什么事也做不了,多复习复习,学习不是唯一的出路,但却是最好的出路,想想你爹妈把你送到这里干什么!。”

“干什么?呵,我连自己是谁,从哪里来,要做什么都不知道。咱们最后不都是死吗?为何不能参透所谓的神灵呢?我不要做齿轮,你们这些齿轮就自顾自的运转吧!”

“是是是,你不是,你连人都不是,这样行了吧!”

“别吵起来了,新哥你也是,对这方面太走火入魔了。”

争吵声,不屑,叫嚣,挑衅,少年从人群中悄然走出,默默地望着窗户,自顾自地给自己理由。

我想要超越现实,可惜什么也做不到,回归平淡?那是男主角们要做的事,我嘛...面具或者套子,自己选一个戴上吧!在这层保护下,我一定要不平淡,将人生路走的丰富多彩。

呵,就像精神胜利法一样。

“偶尔也发生点什么不寻常的事呀!”

少年从窗前走开,一边抱怨一边向自己的归宿前行。

“像动漫中的那些异能好歹给我一个呀!真是的,明天又要考试,怎么办怎么办!完全没有复习,你们复习了吗?算了,问了也没用,该熄灯了,谁的侄子(职责),我先上床YY了。”

“新哥我可是又回来了”在熄灯的前一秒,少年如此说道。舍友们笑了,但对于少年而言却是静的可怕,他蒙住被子,享受在自己的世界中,想要在梦中慢慢消逝,慢慢走向死亡。0

梦才是我的归宿吧!一切不可能发生又十分渴望的东西只能发生梦里的,对吧!对吗?

什么也没有发生,只有往日宿舍的平凡。

另一方面......

宽敞明亮的走廊中,一位少年和一位少女并行着。银发,暗红色和蓝色的眼瞳,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生物,STEW(SeeTheEvilWorld)的最高成果,末日中的两盏明灯。至少,博士是这么认为的。组织中虽然资金雄厚,场地巨大,但只有寥寥无几的人数。目的是研究物质的对立面:意识,他们对物质决定意识呈否定态度,源于E博士所编写的“E-意识论”。于是,根据E-意识论,他们提出了“幻梦计划”。即用机械模拟不断变化的意识,称之为幻梦程序,将之与人类大脑相连接。由于人类大脑无法承载多种意识,所以用人类的意识将幻梦程序具象化,使之活在运行者的视界内。此时的幻梦程序已可以和人类意识发生共频,由此控制其他人类的意识,最后避免人类意识毁灭的结局。另外,对运行者也是有很多要求的。对一件事情极度渴望或极度绝望是必不可少,其次是安全问题,幻梦程序的启动会对运行者的脑部产生巨大负荷,一但在中途忍受不住便会前功尽弃。不过这一点,博士是不用担心的。

随着自动门的打开,一切真是都尽收眼底。

“幻新,幻梦,我的好孩子们,终于回来了。”博士一边看着眼前数不尽的屏幕,一边喝着茶,在昏暗的整洁的房间中看不到其容貌。

“爸....博士,您让办的事都办好了。”少年紧张地看着博士的背影,心情十分激动。

“那个奇异点的情况?”

“依照您的吩咐,我们在对周围进行净化的同时监测高穹中学,但是...没有...什么...”

幻梦拽了拽幻新的衣角,示意她来说。幻新很识相的退后,心中抱有一丝愧疚。

“如幻新所言,高穹中学以及四周区域,无异常状况,奇异点并不存在。”少女的声音中无一丝情感,用陈述的口气流畅地对博士说道。

“是吗...哈哈,也许是我太紧张了,毕竟曾经搞错了那么多事情,不过已经无法回头了。”

博士转过椅子,放下手中的茶杯。

“真是的,我又自顾自的说些什么啊,有劳你们了!”博士向两人点了点头,走向幻新,凑到他的耳边。

“不要急于求成,计划正在稳步进行不是吗?早晚,你会与那个人,那个坏家伙对抗的。即使现在无所作为,金子总会发光的吧!”

“嗯。”幻新点了一下头表示赞同,但头始终是低下的。

博士此时又走到两人中间。

“S博士死了对吧,是意外事故对吧,和我们这个组织没有任何关系对吧。”

“是的。”幻新回答道。

“他的女儿呢?”此时,博士锐利的目光直射到幻新身上,让幻新由于紧张而迟钝了几秒。

“我让她永远沉睡了。”幻新回答得十分坚定,让博士重归以前的常态。

“呵,真是无情呢!”博士开始向自己的椅子走去,对幻新幻梦没有一丝警戒。

“如您所言。”

“我信任你们,所以,不要在计划中搞出什么乱子,这也是我要拜托你们的。”博士拍了拍幻新的肩膀,回到了数个屏幕前。这句话像是命令一般,直击幻新的内心,但幻新对博士的感激永远不会改变。

“保证,不会令您失望,父亲大人。”幻新低声说道,走出了房间。一切再次沉寂。

“那个曾经否定我的家伙,何时才能遇见。”幻新握了握拳头,无力感与挫败感涌上心头。

“那个家伙,我一定要亲手....”此时幻梦轻轻按在幻新的后背上。

“平静内心,感情会破坏理智。”

“谢谢你,幻梦。”

另一方面......

“钻头,我终于打到饭了,那帮插队的可真是...”(由于主角的同学下巴很尖所以有外号钻头之称)

“刚才你不也让禹姐插队了吗?”钻头同学对身旁的人一脸鄙视。

“不要这么说嘛,我可不想冒着生命危险维护什么伦理道德。”

“你看你右边”

“别想骗我,小伙子,咱们可是高智商人群。”

“被发现了。”

两人之间的对话悄然停止。

沉默,尴尬,沉默,尴尬。

“你知道吗?蒜头。”

“我不知道,你倒是说啊!”

“对了,你知道吗?罐头。”

“你TM倒是说啊!傻X。还有我的外号怎么变了。”

“其实我是邪王,目的是统治整个世界,你要不要成为邪恶的伙伴啊?。”

“......”只见钻头似乎在用表情传达MDZZ。

待了一会“臣密言:臣以险衅,夙遭闵凶……”的话语由钻头背出。

“别无视我的话诶,小伙子,其实我要跟你谈谈人生。”

“伏惟圣朝以孝治天下……”

“再聊5毛钱的吧!”

“先给钱。”

……

于是在邪王和钻头“愉快”的谈话中,早饭时间结束了。

“妈的,邪王这个称号太中二了,改叫我邪新好了。”

“是的,国老。”(国老是主角以前的外号)

“砖头,你咋剩这么多饭,要爱惜粮食懂不懂!”

钻头啥也没说,默默地看着邪新似乎是刚盛的满盒的饭菜。

“我这是为了那些吃不饱的动物才剩的,和你不一样。”

“傻X.”

之后,两人由于目的不同而走上不同的道路。

邪新默默地在楼梯上行走着,一边幻想着自己的世界,自己的遭遇,一边又在感叹着世间的一切。熙熙攘攘,一成不变。就连关系较好的同学也是如此让人伤心,还有什么可值得留恋的呢?邪新叹了一口气,平静了内心,再次没入孤独的苦海。

……

第一个月考科目是:语文。

说实话真没什么用背的,背诵课文也在老师的督促下默过一遍了,文言文课下注释靠课下积累和随缘。作文写得越新鲜越好,反正有许多素材,从动漫电影里面摘呗。

“对了,陈情X第三段怎么背来着?真是万恶的短暂性失忆。”

邪新自言自语,同时望了望四周,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充斥内心。

没有我熟悉的人,我所熟悉的都在理科班,而我却是个文科生,周遭的人都是大神,他们冷漠,麻木,或是我没有发现同学之间的互帮互助,毕竟我连他们的名字都没记住,又怎么和他们深入了解。算了,要控制好情绪,意识对人体生理活动具有调节和控制作用,MDZZ,现在要考语文啊,邪新。

邪新躲避着周遭的同学,低声慢步地走到窗前,看着城市的繁华。车辆行人,川流不息,就像被什么束缚住了一般。

“一个人终究是要死的吗?为何还要这么努力。”

一个人迷茫地走在街道上,身旁的人没有意识到他的存在,齿轮在转动,世界在运转。下一秒,由清晰到模糊,下一秒,由模糊到虚无,人间蒸发。

“这TM怎么回事?”眼睛始终定格在一个人身上的邪新惊讶道。

平白无故消失,或是我没捕捉到他的行踪,也许是我的记忆出现了问题,什么鬼啊!

随着铃声的响起,邪新回过头去,他似乎身处在其他考场之中,不仅是记不得周围人的名字,甚至连相貌都分辨不出,每个人都变得十分模糊。

“这...这就有点意思了啊!”邪新忍住颤抖如此说道,下一秒,快速向教室外跑去。

“你渴望不一样的生活吗?”

时间仿佛在一瞬间停滞了,一切的一切都布满了灰色,灰色的教室,灰暗的同学,灰心的过去。

“如果可以的话,我还真想超越这恶心的现实。”邪新在内心中说道,随后意识渐渐消散。

一切都是这么顺理成章,一切都是这么不可思议,声音由自己发出,信念由自己掌握,命运由自己选择。

乌云消散,雨过天晴,灰色留在渴求变换者的周围,也留在墨守成规者的心中。

黑色的粒子在汇聚,聚集在一个牢笼之中,而牢笼的目的确是让其中的生物冲破,真是可笑。

……

天地间一片虚无,仿佛是还没有开辟天地的样子。这是梦,亦或是真实。一切都好,只要能逃离那里,就算是地狱我也要去。这里孤寂的可怕,什么都看不到,什么也听不到。隐隐约约觉得,前面有一个我,在追逐着什么。我极力的去追寻那一个我,却不知道一切都是设计好的。当我觉得快追上时,其实他离我好远好远,但我觉得追不上时,他又仿佛在我身边。为何我要跟着他?走自己的路不好吗?但是,我想走出黑暗,为此只有跟着他,我确信。不知不觉间,他的影子不见了,我依旧追寻着他,猛然间回头,自己其实是在原地绕圈。背后也有另一个我,他要干什么?他为什么不走自己的路?不知道,一切都是个迷。多期盼,死神在自己身边,不管自己身处哪里,只有死亡才是最真切的。或许,我根本没有到所谓的另一个世界。这是个自我骗局,逃避现实的手段,回归现实的生活已经不可能了,因为这里便是我灵魂的归宿。虽然肉体在那个世界之中,其实灵魂早已堕入虚无,肉体甚至也不存在了吧!这是我自己的选择,又或是命中注定。真可怜,连自己都无法选择命运。人,真的,是,太无聊了呢!

“咚,咚,咚。”虚无之中的冥冥之音。一切变得可视却并不明亮,记忆中的街道,记忆中的黑夜,记忆中的忧愁。也许在我离家出走那一天我就死了吧!之后我又为何回来?这是个玩笑,希望受到重视的人的玩笑,但却同时不希望别人悲伤,我到底是谁?不管是谁,我都要否定他。那个可怜,可悲,可恨,可耻的人。

黑色的羽衣和羽翼,血色的眼瞳,运筹帷幄的笑容,巨大的镰刀,“死神”渐渐显现。

平静地一挥,没有鲜血,净是些黑色的可视物质在虚无中飘荡。

虚弱,几乎无法挪动身躯,艰难地向前爬动,明知一切都无法回到过去,为何还要选择活着。

不甘心,想死,却不想如此死去,我无法改变自己。

触摸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光亮,死神扭曲的身影消失,化为黑色物质回到少年的身体。

“既然无法改变自己,那就改变世界吧!或许是个大话,或许是个谎言,起码要当一个想吃螃蟹的人。”

……

邪新躺在自己的床上,用手捂住眼睛,阻挡厌恶的光亮。一切都是那么平淡,一切都是那么普通。家,温暖的港湾,此时却显得寒冷。邪新穿上衣服,下床,去厕所。家中没有一丝活人的气息,压抑感促使邪新打开家门,他们或许只是出去一会儿,没什么可在意的。现在什么也不想吃,什么也不想干,刚才不是在学校中吗?那是个梦吧!还是个梦中梦。

“毕竟,我这种异想天开的家伙怎么可能……”

邪新打开家门,什么都没有,只有一片虚无。

“看来这都是真的。”

到底发生了什么,为什么没有人了。这不会是个末日求生游戏吧!我处在这里的原因是因为我的大脑与电脑统一了?

邪新笑了笑,毕竟这种用烂了的剧情换谁都会想到。

“希望不是如此吧!”

果然,这种时候,还是不要理会这些设定的好。邪新如此想到,之后便打开电脑,像平常一样干各种事情。同时不忘检查一下周围的异常。

一个蓝色的本子不知从何时起出现在邪新视野中,或者是邪新之前一直没有注意到它,总之这时,邪新远处细细观察了那个笔记本,他很确定,那不是他的。

“在上面写上名字,会不会死呢?”

“如果你希望的话。”一个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。

邪新抖了抖身躯,略大声地问道。

“这是那个世界吗?”

“这是个平凡的世界,也可以是精彩的世界,它也终将成为你的世界。”

话语落定,钟声响起,新生活从零开始。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
热门小说推荐:
红绳结发梢〕〔我以我血鉴天下〕〔风都魔医〕〔萧少宠妻宠上瘾〕〔热血北海篮球英雄传〕〔翔龙傲世〕〔正仙之云南凡梦〕〔快穿之时空管理局〕〔枫硕〕〔青龙守护使〕〔艾略特的骑士〕〔重生风韵〕〔天元时空传〕〔网游之代理死神〕〔影君公子〕〔重生之帝国总裁太阴险〕〔王后重生之将门掌娇〕〔想当厨师的魔王〕〔时空的彼岸〕〔冥天殆至之异色瞳〕〔席王宝座〕〔景仙奇缘〕〔重生之异能千金〕〔重生之女扮男装追爱情〕〔破晓苍穹传〕〔彧与域〕〔利用错变爱慕〕〔转生成为妈保男〕〔钢盔下的恶魔〕〔妖孽哪里桃〕〔搞事系统〕〔降鬼师之灭鬼奇传〕〔水滴儿〕〔枯木会开花〕〔虚拟恋爱之月瑒恋〕〔拿错剧本的某天蝎〕〔他曾是我最初的梦想〕〔龙与泰坦〕〔小马国女孩〕〔杨颖的未婚夫〕〔异瞳医尊腹黑太子妃〕〔超级重生〕〔夭夭鬼妃谱〕〔鬼神家的小娇妻〕〔福利鸡〕〔妖女魔妃〕〔隐没的校园〕〔寒月初露〕〔重生之医女皇后〕〔大唐海天佛国科幻城〕〔男恋之情〕〔重生之后宫计划〕〔米瑞斯之八大领域〕〔偷心忍者〕〔帝君大人的小狐妻〕〔诸天求道路〕〔王皇山之名〕〔狼生物语〕〔美人似锦〕〔不会真有人觉着我是神吧〕〔正义之雾〕〔天河破碎〕〔盗忆有道之空间人〕〔我的闺蜜是女鬼〕〔林少是个恋爱脑〕〔天道集团〕〔无征〕〔生活里琐碎〕〔无穷梦境〕〔一剑刺向太阳之刺阳传〕〔铠甲勇士和赛尔号和女主〕〔古代小夫夫〕〔篮球之神〕〔聂天的传奇一生〕〔文君殿下请等等〕〔美女与怪兽与奇幻旅行〕〔一路惊奇〕〔总裁的私有小医师〕〔旧城旧巷等旧人〕〔少尘记〕〔风颜染霜华〕〔新世外桃源〕〔荡妖〕〔督军,来我怀里〕〔今秋之歌〕〔悍妻驾到腹黑太子请去死〕〔冷酷王爷别挡道〕〔她甜甜的味道〕〔女配翻身系统〕〔藏匿于深海〕〔西秋织梦所〕〔特别案情侦查组〕〔破武道天〕〔惊世幻神〕〔异世牧者〕〔你知道人死后是怎么样吗〕〔墨轩传奇〕〔v家日常〕〔神帝之血〕〔在异想世界里冒险〕〔史上最贱小王妃〕〔洪门胖十三〕〔我是子书闲〕〔恋与梦中人〕〔重生之曲折之路〕〔食梦魔手记〕〔我的房东女神〕〔九霄剑诀〕〔半世半城〕〔贫穷丑女的爱情舞曲〕〔桃花凰〕〔惊世皇女〕〔黑色羽翼的天使〕〔江湖中人萌萌哒〕〔丑女毒妃之三嫁奇缘〕〔紫风信的奇妙之旅〕〔九泽浮生〕〔神兵小将传奇〕〔穿书女配录〕〔战锤之死者永生
最新入库小说:
又是一年梨花似雪〕〔年华独白〕〔世界太孤单我想你陪我〕〔盗墓王者〕〔三千纪元〕〔苍茫末世〕〔半夏浮华〕〔石连草〕〔盛宠毒妃五小姐〕〔重生逆转之你要宠我〕〔盗墓王者〕〔白日极夜〕〔大时代战事〕〔鬼王的傲气小姐〕〔永恒的长城〕〔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〕〔网游第二天堂〕〔绯色断罪之人〕〔网游第二天堂〕〔坏掉的流年〕〔我家总裁画风总是不对〕〔末世来临之末〕〔失忆大小姐〕〔战神联盟之梦幻风雨〕〔魔兽世界编年史〕〔走啊去捉鬼〕〔婚不作祟〕〔灵律神界之悲城〕〔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〕〔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〕〔祸国小妖妃〕〔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〕〔刻浊星逝〕〔与心相连〕〔集万宠于一身〕〔蔷薇刺〕〔刀塔之小兵逆袭〕〔穿越之最强幻师〕〔诡镇怪谈〕〔蚁恋〕〔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〕〔网游之均衡天地〕〔香草布丁选项〕〔杂牌神算〕〔灵律神界之悲城〕〔温柔世子宠溺妃〕〔觉醒之天下为敌〕〔彼岸可有花〕〔开封有个哑娃娃〕〔EXO之为爱起舞〕〔灵律神界之悲城〕〔那时我们都不懂爱〕〔EXO之你好鹿殿下〕〔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〕〔专属于她的爱恋〕〔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〕〔洛克王国之征途〕〔红颜乱之公主遗恨〕〔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〕〔花落的瞬间〕〔这一世我要为自己活〕〔夜色镇迷案〕〔神之迷域〕〔邪凤逆天:轻狂二小姐〕〔无忧城〕〔灵律神界之悲城〕〔未央月影〕〔盗龙陵〕〔特工王妃驾到〕〔巅峰枪王〕〔夜色镇迷案〕〔重生之总裁请自重〕〔袖了双手倾了天下〕〔末世桐苓〕〔末世兽都〕〔爆裂飞车之风之子〕〔末世桐苓〕〔洛克王国之征途〕〔带回一只女婴来〕〔风琴雨夜〕〔梅萼调〕〔最好的我们最美的时光〕〔我是太皇太后〕〔杂牌神算〕〔落花下分开过〕〔坏掉的流年〕〔盗龙陵〕〔网游之争王记〕〔赛尔号之碧瑶〕〔邪魅王爷的纨绔王妃〕〔我是太皇太后〕〔戒不掉你的笑与酷〕〔刀塔之小兵逆袭〕〔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〕〔春秋之恋红尘梦〕〔起源方程式〕〔暮去待你归〕〔恶灵之刃〕〔巅峰枪王〕〔玩世不恭小妖姬〕〔花落的瞬间〕〔如果你能感受到我的爱〕〔走啊去捉鬼〕〔女巫恋上猫〕〔吾家有树才安好〕〔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〕〔夏娜同人系列〕〔眉间轻点泪花妆〕〔袖了双手倾了天下〕〔夏娜同人系列〕〔眼中无泪心流泪〕〔彼岸可有花〕〔万年倾城之因果天下〕〔人鱼公主你别跑〕〔香草布丁选项〕〔血夜黎明〕〔冰封炽热的世界〕〔快乐星猫之十二星座身世〕〔星座守护之心〕〔血夜黎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