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憋万中文小说网 > 末世危机 > 刻浊星逝

第一章希望和绝望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
不知何时起,邪新坐在了家门旁,大门敞开,外面是现实的世界,但是家的空间和外面的空间接完全不上,昔日家外的风光邪新可是清楚的。邪新走出家门,后面的家立即消失,只见周遭是初中时所在的学校,由于时间的原因,名字早已被邪新忘却,但地形还是认得出的。

“这就是所谓的新世界吗?无聊至极。”邪新走在学校之中,一些回忆渐渐涌了上来。曾经的挚友,曾经的辉煌,还有曾经的伤痛,仿佛是刚刚经历过一样,但这些都令邪新厌恶。他讨厌过分纠结过去的事情,历史的发展具有其必然性,过分的纠结只会错过未来的美好,邪新让自己强制相信这些,也就自初中毕业再也没有想起以前的老师同学,大家一起学习生活的地方。在这里唯一的记忆便只有一个童真的幻想。

邪新走上3楼,进入3班,坐到自己的位置上,感受着周围的气息,那种气息尚存,就算经过多少年也不会改变,稚气,傲气,丧气。

“要是上面刻个早字就神作了。”邪新一边自言自语,一边向桌洞里摸去。

他希望可以触碰到以往关于“她”的记忆,可是那个笔记本早已丢失。家中是不可能有的,这点邪新十分确定。而学校的记忆十分模糊,所以最后的希望便是学校,既然在学校中,并且经过时间的流逝,那必然会消失,此时只是心灵慰藉罢了。他希望会出现奇迹,可惜,正如他所料,桌洞中什么也没有,也什么都不可能有。

邪新仰在椅子上,一只手向地面耷拉着,一只手捂住双眼,苍凉感涌上心间。什么也不想想,什么也不想干,可回忆却凭空出现。

“我果然忘不了过去吗?可是我的心...”一滴滴眼泪滴落到地面上,没有任何悲伤的意味。

“我的心已经死了,再也无法回到过去了,即使是活在当下又有什么乐趣呢?”乐趣完全看不到,现实中的邪新就像与世隔绝,快乐是一时的快乐,悲伤是一时的悲伤,情感并不丰富,更多的是似笑非笑地麻木地面对。

冥冥之中的记忆

“令你最快乐的事是什么?”

“与XX的相遇。”

“即使只是一份妄想?”

“我会把她变为现实。”

“真是可笑,你只是想吸引大家的眼球对吧!”

“或许吧,但连想都不敢想的人又有什么资格说教我呢?”

“......那,祝你成功”

“再见,兄弟,或者永远不会再见了...。”

记忆中的背影若隐若现,不可能出现的面对面对话此时变得真切,是谁否定了谁,又是谁拯救了谁,不得而知,那份苦痛的记忆早已忘却,无论是他还是他。

......

“原来是睡着了,奇怪的梦。”

邪新从位置上站起,同时想要将手中的笔记本放在桌子上,只见得眼前的一切渐渐清晰了起来,什么情感都消失的无影无踪,只留下一张似笑非笑的脸。

“这是什么鬼?”

由于近视的原因,邪新不得不凑得足够近来观察手中的不明事物,棕色的笔记本,上面清楚地写有小说两个字,以及姓名栏里填的是自己的名字。

“这,难不成是...”邪新的心速加快,他不会想到曾经的“珍宝”会出现在这里,同时手也不由自主的抖了起来,以至于翻开笔记本都成了问题。

记忆中所有关于“她”的情节都完好无缺地出现在邪新脑中,兴奋而又慌张,但曾经的信仰早已丢失,代替的是深入黑暗的死神。

咚咚咚咚咚咚,跑动的声音传入邪新的耳朵。邪新下意识地将笔记本塞入右边的口袋并拉上拉链。“话说我穿的不应该是校服吗?不管了。”

邪新蹑手蹑脚地藏在讲台一侧,倾听着走廊上的情况。门在他进来时就已关好,所以他不用担心门的事情。窗户,桌椅,黑板都没有碰过,所以应该没问题。

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但邪新下意识地行动了起来。这正源于以往观看动漫时,邪新所向往的突发事件以及男主对策。

“他,她或者它肯定不会在这里停留的对吧!”邪新小声说道。

跑路的声音停止在邪新所处的教室前,紧接着是开门的声音。邪新开始慌张,但依旧冷静地思考。

讲台内有大三角板,关键是它能不能威胁那个不明生物。不行的话就只能从三楼跳下去了,又或者利用课桌椅和它周旋。

“要赶紧藏起来。”一个在弱受的声音传来,邪新瞟了一眼进门的生物,一个普通到无法形容,完全符合中学生标准,毫无个性可言的男孩子or男生?

藏起来,他在躲啥?他自身对我有没有威胁?校服怎么比我的好看?

这时,少年与邪新四目相对,一种尴尬感在邪新心中油然而生。

“小伙子,你来这里干什么。”“大哥,您是人是鬼,不要杀我。”

两人同时提问,一度让场面显得很是混乱。邪新站起,趴在讲台上,似笑非笑地向少年发问,而少年退后一步,手悬在半空之中,再也不敢挪动半步。

“我当然是鬼,所以说你为什么来这里。”

“因为就这里一个教室门是关着的,所以...我就觉得它很特殊,就进来了。”

“......”沉默着,沉默着。

“先不说别的,哥,外面有个怪物,咱们要赶快藏起来。”说着少年就要关门。

“别关门,你当怪物是智障吗?这么多开着的门,就一扇关着,很可疑啊好吗...”

“哥,那你说怎么办。”这时,邪新突然想到了一个好点子。

“我去把隔壁的教室门关上,你在这里找一个位置藏下,之后我们趁机一起逃跑。”

说完,邪新向外面探了一下头,确认外面没人后,悄悄地把教室外面正对的窗户打开,快速而又无声地向楼下跑去。

怪物吗?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,在这种人类实力不够,怪物技能未知的情况下怎么可能会有人热心帮助周围的人,此时只有先保全自己才是必要的,连怪物的外形都没看到,看得到看不到都两说,我可不要逞什么英雄。况且,动漫中不受待见的反派不都是这样做的吗?只有利益关系才会缩短人之间的距离,那家伙的死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害处和益处,而且他怎么看都是个注定要便当的NPC角色,拉上我一起死,对于我而言太不值了。等会,这会不会是个人性实验啥的,又或者怪物只是个谎言,目的只是为了戏弄我?不管了,不管了。

反正他也不认得我,我也不是我原来的自己,这也不是原来的世界,我怎么可能按照常规套路行动。

邪新跑到一楼从厕所的窗户逃到了室外。

那家伙能帮我拖住多长时间呢?拭目以待。希望他能成功逃掉吧!

另一方面...

“大哥为什么还不回来?难道被怪物...”

少年小心地挪动身躯,提防着周遭的一切。脚步声从外面传来,逐渐接近自己,少年十分欣喜。

“那个,哥,谢谢你帮助我。”少年小声说道。

“在感谢谁呢?游魂,姐姐在这里哦。”传来的并不是少年心中大哥的声音,而是一个魅惑的女声。这个声音,少年十分熟悉,是怪物发出的。在街道上,混沌狰狞的怪物盯上了他,一直追随到他到学校,就像猎人和猎物,命中注定躲不掉。少年恐惧万分,立即从讲台旁冲出,向后门跑去,他没有回头看怪物的容貌,他不敢看更没有时间看,因为此时“怪物”已经移动到了他的后方。

“向死亡致敬吧!我的孩子。”

黑色的物质开始包裹少年,无数的灵魂进入少年的身体,但少年却还有意识,他栽倒在地面上,不断的挣扎,可越是挣扎,体内的灵魂越是折磨他,这种感觉是无法想象的。少年的身躯抽搐着,任何感官都渐渐不受控制,他猛地向墙壁撞去,妄图脱离灵魂的折磨。可在那一瞬间,所有异样的灵魂脱离了他,他被强大的冲击力击向了开着的窗户。

“无法侵蚀吗?果然他所说的是真的。”“怪物”看向摔下的少年,同时笑了笑。

回到男主视角...

“真想看看那家伙是如何被怪物弄死的,毕竟那在现实中很少见,顺便还能测试一下我的忍受能力,不过那样就太危险了吧!好在这里比较安全。”少年一边在教学楼后躲藏一边观察四周,在不确定有没有帮凶的情况下他不敢逃到校门口。

嘭,啪嚓。

不知是什么掉入了草丛中。邪新看了看空中,确认不会再有东西掉下来后带着紧张的心情开始观察草丛中的物体。如果是血肉模糊的尸体,邪新肯定会后悔自己的选择,好在......

“妈的,又立flag了,兄弟,你没事吧!”邪新哭笑不得。

邪新拍了拍少年的脸颊,少年从剧痛中醒来,看了看眼前的人。

“哥,你...为...啥...会...在...这...里?”

“当然是我猜到你会被打下来了,所以在此等候,话说你也太抗摔了,买了几个狂徒啊!”

这家伙要是有不死技能就厉害了,可惜暂时看来就只是个体质和运气好到爆炸的普通人。话说幸亏刚才判断正确。

“那个怪物...是个女子,有一个...让人晕眩...痛苦的灯笼,要小心...她快要来了。”

邪新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性,同时一种直觉从脑海中浮现,那个怪物绝对在玩他们,这种家伙一般实力非常之高或者就会个三脚猫功夫来出风头。邪新不能确定,唯一能做的便只有...

“如果想活的话,听我说,你应该还能动对吧,我知道你能动。这个操场附近的墙壁上有两处缺口可以通向外面,你从左边走,我从右边走,不管怪物追谁,起码要逃走一个。”

邪新在说的同时拉起了栽倒在草丛中的少年。

“谢谢你。”

“等你活着再感谢我吧!”

“听我口号,预备,走起。”还没等少年反应过来,邪新早已向右边冲去,消失在少年视野的同时,反转向学校大门口跑去,不过一切都是邪新的想象。

真实的状况....

“不要跟着我呀,小伙子。”

只见邪新和少年一前一后的奔跑着。

“我不知道缺口在哪里呀!”

“我管你知不知道,那怪物追的又不是我,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呀!”邪新吐露出了心声,但吐露心声并没有让他如释重负,反而让他情绪低落下来。

少年的步伐渐渐慢了,邪新回过头看到了所谓的怪物,一个拿着灯笼的看似腹黑的大姐姐,少年在向那个人跑去。

“如果是那样的话,请你保重。”一句不明所以的话语传入邪新的耳朵,令他隐隐作痛。

“搞什么飞机,想自己去耍帅?”邪新停下了脚步,观察着远处发生的一切,虽然眼睛看不到,但剧情也是可想而知。

当那个少年是我的时候会怎么样呢?遇到一个自认为可以信任的人,然后被欺骗被出卖,最后翻脸。况且那个少年死后,死的就会是我吧!唇亡齿寒,结局一定是这样。我和他,现在可是一根串上的蚂蚱,没了谁都不行,但是...我到底在把一场骇人听闻的狩猎当做什么?一个舞台?一场儿戏?去TM的狗屁自私理论吧!就因为自己不怕死,自己换了个世界,如此让自己接近坏人。与其这样,还不如死了好,但可惜我已经略微猜到了,我还不会死。

重回身体的黑色物质,完好如初的身体,怪物对不死者的执拗。现在差的只有一个敢于赌命的勇气。

向死而生,死而后生,死一次,活两次,没什么不好的。

邪新此时心潮澎湃,向反方向跑去,一切其实早已成定论。

少年栽倒在怪物面前,从容冷静,他的身体刚刚被无数带尖刃的铁链贯穿,从跪倒再到躺下,一切都被邪新目击到。成败只在一瞬间,没有动漫中敌人的挑衅与啰嗦,也没有给他施展拳脚的机会,那个少年也不会在临死前大声疾呼“为了正义”而爆发与敌人死磕,他也不是X傲天啥的,他现在只是个手无寸铁,任人宰割的羔羊,一切无意义的幻想都消失在邪新的脑海中,恐惧开始遍布全身,死亡的绝望感第一次降临,但同时另一种心情获得了新生。

邪新揉了揉眼睛,他不想跑也跑不掉了。他错过了少年给他的生的机会,更不如说那个机会他不想抓住,没资格抓住。邪新在与怪物对峙。

“跑不掉了呢!现在,我很期待我怎么死,但请不要过于痛苦,拜托了。”邪新脸上依旧挂着那副表情,对待一切都无所谓。

“主人说只要夺取了他的灵魂便可以了,下次姐姐再陪你玩吧!”

“你这次不杀了我,下次我就会杀掉你,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碾碎你。”邪新故作愤怒地说道。他清楚地意识到,他在作死,但作死很可能试探出对方的本心以及对方的智商。失败的话......另提。

“人类的激将法很有意思,可惜姐姐不上当。”怪物的身影正在消失。

“你到底有什么阴谋,你主人的命令不可能仅仅是追捕一个人类,放了我们到底是为什么?”

怪物笑了笑,消失在了邪新的视野之中。

就这样结束了?这场看似闹剧的战斗到底意义何在。

“死者安息,别担心,我会忘记你的。不过,你应该没死吧!”邪新看了看少年的躯体。之前的摔伤早已在邪新的注视下恢复完全,当前少年身体上的千疮百孔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。

这个家伙在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应该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恢复能力吧!如果他不是一个回血速度超快的肉盾,我和他的结局又会是怎样呢?反正历史具有其必然性,没必要去想,想也想不到。这时,少年正在慢慢苏醒。

“我...不是死了..吗?”少年向着天空说道。痛苦的表情呈现在他的脸上,由于太过真实而让邪新也感同身受。

“你没死,只是暂时失去了意识。”邪新很淡然地说道。

“是...吗?”

“做人要珍惜生命,不要动不动就去死。你能从水果摊读档吗?很显然不能。即使情况再糟糕,也要想方设法地活下去,去直面惨淡的人生,去正视淋漓的鲜血,有时选择死亡真的很懦弱。”

“虽然...不明白,但是...谢谢了。”邪新拉起了少年,笑了笑。

“你的名字?”

“不知道...可能是忘记了。”

“恩....给你起个与众不同,意义非凡的名字好了,阿星这个名字怎么样。”

“这还真是与众不同呢...”此时的少年身体恢复如初。

“你就叫我邪新好了”

从刚才得知阿星的恢复能力开始,邪新终于确定了这是类似现实的异世界,心情当然是激动的。当然,也可能是类似XX的心跳那种完成心愿才会消失,否则以任何方式都不会死亡的死后世界,邪新不敢确定,他可不想以身试险。如果是那样的世界的话,都知道剧本了,也太无聊了。邪新单手捂住了脸颊,毕竟常年不运动,一运动完就十分疲倦,这让邪新想起了初三体育课那会儿。

“惨淡的回忆。”

“哥,你没事儿吧!都站在那里五分钟了。”

“没事儿,就是有些困,走,咱们去宿舍。”

“话说刚才那怪物,在我跑过去的一瞬间就把我刺穿了,本还想帅气地绕过她来着,没想到...真是儿子打了老子了!”阿星表现出生气的面容,同时显得更加依靠邪新。

“哈?”邪新只觉得这句话似曾相识。

“对了,哥,你为什么对这里特别熟悉?”

“这种显而易见的事情不要问我,现在我没法缓解你不说话的尴尬感,我要困死了。”

“......”

“你还是说点什么吧...”

“哥你也失忆了吗?”

“或许吧,我只记得我的外号和我对这里比较熟而已。”

“那你有喜欢的人吗?”

“尼玛这跳跃性太大点了吧喂,话说咱们两个熟吗?”

这时,邪新和阿星站在了宿舍前。

“这是我之前住的8人宿舍,先进去吧!对了你推门,我浑身无力。”

邪新默默退到旁边,阿星小心翼翼地打开门。

此时两人的呼吸仿佛停止了一般,但在下一秒,两人凭借着矫健的步伐瞬移到了宿舍房间之内。

“真是太冷了,那帮在校家伙不会像我们这些毕业生以前一样开一星期的空调吧!”

邪新在探索周围的同时顺便检查了一下门窗,床底,柜子之类的隐秘地点,之后便轻松地躺倒在自己曾经的床铺上。那个位置安全而又隐秘,那里不仅能被打开的门挡住,还能窥视到走廊,可谓攻守兼备。

“哥,咱们之后做什么。”沉默了好一会儿的阿星坐在下铺对上铺的邪新说道。

“先补充魔法值和体力值,咱们要智斗,斗不过就逃命。”邪新闭着眼睛说道。

“话说,哥,这里好冷啊!”

“我不是gay,所以不会和你一起睡,你去正对我的下铺吧!”

“那个...”“不要找话题说了,我困。”

“其实这个问题很重要!”

“最后一个问题,再多说话就无视你。”邪新不耐烦的说道。

“那个怪物呢?”邪新此时的心理:MDZZ。

“在你后边。”

此后再无声音,宿舍内死一般的寂静。

我这么回答那家伙的话,会不会被他认为是怪物附体,这么相信他真的没问题?他会不会在我睡觉的时候搞死我?而且,当年中考前夕,在这里住宿的最后一个夜晚。有人说过这里闹鬼!此时半睡半醒中的邪新感到不寒而栗,他无法入睡,一直在听下铺和走廊的响动,同时轻轻调换身体的东西朝向,将手耷拉在梯子上。

如果这家伙和那个小姐姐只是在演戏的话,那就真是哔了狗了。不过,此时多一个肉盾也没什么不好,反正现在不杀我不就得了。而且这家伙莫名的蠢,不会是装出来的吧!也不排除异世界中有这类角色,但无论怎么说,这个世界中的人原来都是现实世界中的,不明白。现在的情况简直就是许多阴谋的总和,算了,不想了,但愿不会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熬过这一夜,赶紧从这里离开,邪新莫名感到一股骇人的气息。或许是紧张过度,或许是真的存在。邪新辗转反侧,不断乞求“那些东西”消失。门应该是关了吧!邪新一边观察宿舍门的情况,一边观察阿星的情况,死一般的寂静。本来还十分疲倦的邪新此时精神无比,他不知道他睡了多久,也不知道到他是否做了噩梦。他只知道现在应该冷静地监视四周,并且活下去,还好有一个人跟他一起,不然的话...要是他帮不上忙怎么办,这便是邪新所顾忌的。

“嘘,赶快入睡。”一个未知的声音传来。

邪新紧闭双眼,不敢挪动身躯,直到周围的异样感觉消失。此时的邪新想到了一个都市传说,白面裂嘴的杀手,在夜晚割断人的喉咙,受害者死前会听到一段话:gotosleep。

“是一个梦吗?”全身都在颤抖的邪新小声说道。

诡异的氛围令邪新不寒而栗,加上空调的洗礼应该是既寒又栗。可就在此时,他又十分想去厕所,怎么办?

“小伙子,在不在线?”邪新拍了拍阿星的肩膀。

“只能是自己去了...”邪新谨慎的打开门,快速无声地移动到厕所之中,打开灯,冲入隔间。

此刻厕所的灯突然忽明忽暗,然后一下子坏掉,使厕所陷入黑暗之中。

邪新虽然害怕,但是他尽力稳定住了自己的情绪。

“会不会有人问我要选哪种手纸呢?真是滑稽。”

邪新之后大声地哼起了歌,但于事无补。

“想点什么,分散些注意力吧!”

对了,最近看了一部灾难电影叫做XX来了,里面有个情节似乎是在厕所...

MDZZ,完全无法转移注意力。但总算是解决完毕,邪新什么都不管地冲入宿舍。

“应该没去错房间吧!”邪新走到窗户旁,拉开窗帘,紧张地观察学校内的可视领域。

“一个男人?”邪新观察到,学校之中站立着一个男人,不知是不是心理原因,他感觉那个男人在向他笑,场面惊悚异常。

这个时间,在学校里本身就很可疑,更何况还处于这样一个世界。

邪新不再观察四周,在他转过头的一瞬间,借助月光,他似乎看到的是,阿星的颈部被割断了,流出的并不是鲜血,而是不明的黑色物质。

邪新大脑一片空白,坐在地面上。与此同时,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。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
热门小说推荐:
伊璐琉枫〕〔超越非凡〕〔诛仙罪〕〔异镜少女阿西〕〔乱世姬〕〔你没变〕〔魂迹与青龙〕〔坦坦荡荡〕〔法则之链〕〔花似飘零〕〔网游之笑傲天域〕〔特工逆天废材大小姐〕〔天道万境〕〔杀戮游戏之末世危机〕〔伴鬼夜行〕〔梦幻西游之浮花世梦〕〔吸血鬼公主的秘密第一季〕〔萌系少年的霸道女友〕〔轮回密码之绝命残卷〕〔穿越之霸道小姐腹黑男〕〔时光倒流至清朝〕〔兽魂劫〕〔NCA病毒之尸王杰洛斯〕〔罪名卧底〕〔夜空的约定全集〕〔娇娇白莲〕〔70往事〕〔裂纹之上〕〔引渡录〕〔宸玥之殇〕〔晚风十里不如你〕〔超级人生游戏系统〕〔重生小时候之改变人生〕〔枫叶六界〕〔我和我的小先生〕〔鬼灵袍〕〔奶了整个异界〕〔我可能进了一个假的修仙界〕〔凤生逆袭〕〔易暖花似凉〕〔异能者的众筹冒险之旅〕〔暖眸忆笑寒吻倾城〕〔居士段子楼〕〔杀手成神〕〔快穿之恐怖世界〕〔异瞳医尊腹黑太子妃〕〔流年相思树〕〔桃花影〕〔暗羽I〕〔斗龙战士之光之圣女〕〔玻璃语〕〔再见巴厘岛〕〔瞳真〕〔我的女友是猫女〕〔若我爱你时间不是问题〕〔请给我全世界的勇气〕〔蓬莱长生殿〕〔五凤朝阳传〕〔唐七受戒记〕〔官衣刺客〕〔仙界叛逆〕〔给我一个完美男友〕〔从军之旅〕〔网游之阵困天下〕〔亦是如此〕〔陌兮莫留念〕〔黎明救援〕〔牧苍生〕〔百世红尘〕〔树洞里的秘密〕〔在时间尽头说一句我爱你〕〔沼泽蓟〕〔千面红颜〕〔黑白色之瞳殇〕〔例外〕〔酒醉玄墨香〕〔末日之汐暮空间〕〔黑执事之伯爵小姐有点怪〕〔神游系统〕〔汪星中的笑面虎〕〔十二星座公主之彻响魔法〕〔男神大宇主·小半蜜糖〕〔天魂之主〕〔空壳世界之创生之始〕〔综漫之星光女王〕〔世界以外〕〔神秘感染〕〔恶毒女配别撩〕〔狂风之息〕〔草中仙〕〔星光漫游记〕〔战乱中的爱情〕〔魔坠崖〕〔捍国〕〔三生桃花三世泪〕〔天珠地灭〕〔失忆贵公子〕〔浅雪坡〕〔伴侣机器人〕〔邪佛妖僧〕〔天罚将至〕〔爆萌帝后〕〔全能逆天透视眼〕〔地下王国的崛起〕〔乱世蝶舞之薛秦〕〔浮华梦之事儿江湖〕〔野火不净〕〔川遥记〕〔越前龙马你别想逃〕〔郡主撩夫日常〕〔出渊〕〔魔法世界的死亡案件〕〔星辰忆忘录〕〔我的极品修真时代〕〔失败人生终见光〕〔命运的宣判〕〔网游之仙界我有〕〔四皇大陆〕〔异闻杂俎〕〔愿你安好便都好
最新入库小说:
走啊去捉鬼〕〔石连草〕〔巅峰枪王〕〔绯色断罪之人〕〔夜色镇迷案〕〔最好的我们最美的时光〕〔花落的瞬间〕〔眼中无泪心流泪〕〔爆裂飞车之风之子〕〔蔷薇刺〕〔灵律神界之悲城〕〔落花下分开过〕〔温柔世子宠溺妃〕〔苍茫末世〕〔暮去待你归〕〔红颜乱之公主遗恨〕〔白日极夜〕〔名侦探柯南续篇〕〔刻浊星逝〕〔盗龙陵〕〔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〕〔梅萼调〕〔年华独白〕〔盗墓王者〕〔带回一只女婴来〕〔觉醒之天下为敌〕〔网游之均衡天地〕〔失乐泉〕〔香草布丁选项〕〔灵律神界之悲城〕〔走啊去捉鬼〕〔末世桐苓〕〔星座守护之心〕〔万界崇凰〕〔开封有个哑娃娃〕〔神坑穿越瓦罗兰〕〔我家总裁画风总是不对〕〔袖了双手倾了天下〕〔女巫恋上猫〕〔盗龙陵〕〔冰封炽热的世界〕〔EXO之你好鹿殿下〕〔这一世我要为自己活〕〔鲸鲨暗河〕〔未央月影〕〔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〕〔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〕〔人鱼公主你别跑〕〔无忧城〕〔袖了双手倾了天下〕〔半夏浮华〕〔邪凤逆天:轻狂二小姐〕〔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〕〔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〕〔洛克王国之征途〕〔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〕〔我是太皇太后〕〔吾家有树才安好〕〔与心相连〕〔失忆大小姐〕〔我是太皇太后〕〔眉间轻点泪花妆〕〔花落的瞬间〕〔特工王妃驾到〕〔利刃侠〕〔坏掉的流年〕〔杂牌神算〕〔神之迷域〕〔刀塔之小兵逆袭〕〔戒不掉你的笑与酷〕〔婚不作祟〕〔彼岸可有花〕〔巅峰枪王〕〔坏掉的流年〕〔专属于她的爱恋〕〔十年繁华依旧〕〔鬼王的傲气小姐〕〔山海不平隔云天〕〔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〕〔春秋之恋红尘梦〕〔玩世不恭小妖姬〕〔世界太孤单我想你陪我〕〔祸国小妖妃〕〔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〕〔末世来临之末〕〔永恒的长城〕〔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〕〔一种爱叫总裁的霸道〕〔杂牌神算〕〔那时我们都不懂爱〕〔快乐星猫之十二星座身世〕〔血夜黎明〕〔夜色镇迷案〕〔诡镇怪谈〕〔盛宠毒妃五小姐〕〔又是一年梨花似雪〕〔灵律神界之悲城〕〔万年倾城之因果天下〕〔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〕〔赛尔号之碧瑶〕〔网游之争王记〕〔EXO之为爱起舞〕〔彼岸可有花〕〔风琴雨夜〕〔起源方程式〕〔洛克王国之征途〕〔穿越之最强幻师〕〔杀戮之后爱意尚存〕〔邪魅王爷的纨绔王妃〕〔魔兽世界编年史〕〔血夜黎明〕〔香草布丁选项〕〔战神联盟之梦幻风雨〕〔末世桐苓〕〔如果你能感受到我的爱〕〔夏娜同人系列〕〔重生逆转之你要宠我〕〔恶灵之刃〕〔蚁恋〕〔盗墓王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