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憋万中文小说网 > 末世危机 > 刻浊星逝

第四章真诚&谎言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
不知不觉中,邪新又来到了那个地方,本是第一次出现在那里,却仿佛早已是熟悉的过客。

光明与黑暗,白色与黑色,真实与虚幻,快乐与悲伤,存在与消逝,截然不同的两个要素存在于那个空间,比以往更加混沌污浊。在光明的冲击下走向死亡,在白色的包裹中不明真相,在真实的领域里不断忘却,在快乐的情感之中留下眼泪,在存在的境界之中开辟不属于自己的新世界。不过那新世界确实过眼云烟,到头来影子还是自己的影子,其他都变化的麻木而狰狞。什么也没有留下,在那狭长的小路上不断重演着悲剧,本来美好的幻梦已出现裂痕,那巨大的轰鸣将仅剩的零星的希望完全冲刷,留下一片废墟和血液浸染的土地。如果,他向着黑暗而去,结局会不会改变?不得而知。他在畏惧,他不知道黑暗之中存在着什么,他的影子知道,可惜那影子早已和他分清界限,他也不愿与自身的黑暗合作共赢。矛盾一次次上演,总以光明笼罩世界,本心毁灭殆尽为结局。但这次,情况似乎有些许的变化,他还活着吗?他还有希望吗?

邪新面向了黑暗,背靠着光明,可那光明并不能支撑他,一切都晚了。他知道,即使他转过身,结局依旧能改变,他要为他的言行付出代价,他目光短浅,自身的存在仅为了维持美好的记忆,于是黑暗兵临城下,打得他措手不及。他不能再相信了,他早就不应该相信那个骗局。但即使是死,他也要回首,赞叹一下黑暗的魅力。在黑暗中很痛苦,挨过伤痛便再是伤痛,一次次疼痛的累积证明你还活着,而在光明中,一切都是那么美好,只是你不知道,幸福的一开始,你就已经死了!

在轰鸣声中,光明的区域再次扩大,笼罩住了整个邪新的世界,无力感,挫败感,涌上心头,不甘心就这样沦为奴隶,还想要像人一样活着,那泪水毫无作用,不断的落下。一个人终究是一个,一个人终究是弱小的。在光明与黑暗的夹缝中苟活,那只会被两者撕裂,还不如,痛痛快快的干一场。

于是狂风中,暴雨中的黑影觉醒了,泪水化为血水覆盖了一切,诡异的笑容出现在了黑影的脸上。同时,一个女形的影子崛地而起,成了不断消逝的黑影的依靠。

“不用再哭泣,一切都尽在掌控之中,因为你是……”

“我是邪王,虽然很可笑,虽然不被认可,但我终要达成目的。”

“哭过笑过我们曾经经历过,但现在那毫无用途。所以,请戴上您的面具!”

“以破坏他人的幸福为乐趣,以他人的痛苦为食粮,我要变坏,我要征服一切。”

“请下命令,邪王殿下。”

两人不曾见面,却已达成共识,无声的话语响起,光明再次被黑暗侵蚀,轰鸣声变为了爆炸声,成为了祝福邪王诞生的礼花。

从今天起,不再痛苦,不再迷茫,只有一个目的:将光明完全侵占。

……

邪新眼前的光明渐渐消失,变为了黑暗,一眨眼,天花板成为了他的眼中之物。

他想起来了,他身处于一个异世界中,一个所谓的新世界。没有人认得他,他可以随意改变自己的人设,只是自己的演技太差。和那傻小子的相遇完全就是一个错误,在情急之下,自己竟然会有那样的举措,完全被潜意识牵着鼻子走,不过也好,坏就要彻底一点,而且谁认定那就是坏的。还有我竟然会帮助一个敌对势力人物来打压救我的人,感觉像个智障一样,但好在那是个善良之人,依据我的推测,如果我没什么利用价值的话,我早就被消灭了,即使他看出来我在演戏,也会不耐烦地丢个大把我一同捆起来,初步认定可以暂时相信的人。还有那个随意幻化出物质的技能,到底是什么鬼。

邪新想象了一下什么东西,想要把它显现出来。

不好,想歪了,这波血崩。

邪新用双手捂住头部,不断地甩头,想要把淫秽之物甩出自己的世界。

为啥自己的想象之中都是美腿什么的,玛德好羞耻。

但是,情况似乎没那么糟,什么也没有发生,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。

邪新轻松的舒了一口气,转了个身。只见红色的眼瞳在注视着他,不只是精神的恐惧,连被铁链锁住的邪新的手也微微颤抖着。于是邪新默默地转了回去。

这家伙为什么没睡?他到底想要干嘛?邪新不得而知,而对于刚才他睡着的一段时间,他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最好什么都没发生。

总感觉时间过得很慢,按照生物钟,明明天亮自己才会起床,怎么这个地方还是暗的,难道有什么极昼极夜现象?不太可能,这种怪地方不能用一般思维来思考。总之,先起床去一趟厕所吧!

邪新从床上坐起,想要移动步伐,却发觉自己在拖动着什么。邪新仰面朝天,叹了一口气。

“抱歉了,我的哥,可否陪我去趟厕所。”

“这里没有厕所”依旧是无任何情感的声音传入邪新的耳朵。

“...哈?”邪新一脸蒙蔽地回头向see看去。

“有欲望才会有需求,平静内心或者改变习惯即可。”

“请问您是个唯心主义者还是个比较幽默的人?”邪新虽然听懂了see的话,但依旧对此表示怀疑。

“不信的话自己用思维构建一个,还有你那瓶饮料,没有一直带在身上吧。”

邪新石化了一会儿,转瞬之后又缓过神来。

又被这家伙发现了,这家伙侦查能力到底是有多强。邪新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。他再次躺在了床上,从自己衣服的左口袋摸出了自己曾经写的中二笔记,借助不明不暗的光亮激动地看了起来。

真理的追求者,梦灵之中的神将,拥有枪盾一体的武器,身份是十二使徒的管理者,新界(邪新的世界)“正派”的代理人,自己曾经崇拜过的女神,一直以老婆代称。蓝色的短发,紫色的眼瞳,洁白的肌肤,蓝色的冰晶战裙。这个人物无疑是新界的最强者,没人能打败他,即使是自己也不行。名曰:云梦。现在看来也并不怎么强嘛!枪兵幸运E,难道自己的幸运比他还差?看了看旁边的大兄弟,邪新确实感觉打不过云梦。

“算了,再睡一个回笼觉吧!”邪新将自己的笔记本放回口袋,想要再次进入梦乡。

可此时,远处传来的一阵骚动声,引起了邪新的注意。

组织内部装修?怎么想都不可能。阿星那边应该没事吧!这边我把see牵制住了,应该就万事OK了,组织其他的人,除了那两个逗比,应该还不知道我们的存在,所以,终于可以安心的睡觉了!邪新说服了自己,安心地进入了梦乡。

而旁边的see一直在观察邪新的各个举动,没有任何异常才短暂休息一会儿,他对远处的骚动声感到安心,一切他所愿的都会接踵而来,如果他所监视的那个人崛起的话。

……

另一面,三个人在黑暗的走廊之中前行着。

“请问一下,首席,那两个家伙真的值得我们出马吗?”

“九席,你在猜疑首席大人吗?所做的事必有做的目的,我们这些当手下的只需遵从便可。”

“话虽如此,我也确实相信着首席,但……我依旧不明白。”

“你们不是我的手下,是我的兄弟。对于柊辰,你要要适当友好点。而对于暮时提出的那个问题很合理。我从最初就说了:在逃出这里的前提下,保证所有人的存活,在此基础上要吸收战力,将这里统一,绝不能让总部出现问题。”

“我明白了。”暮时微笑地说道。

“你早该明白。”柊辰一脸不屑。

三人一起走到黑色的大门前,柊辰率先推门走了进去。

“果然,他的实力不容小觑,无法移动他所在的空间也可以解释了。”暮时自言自语的说道。

“不要说多余的话。”柊辰一脸嫌弃。

他们走入了右边一扇门,这次由暮时来敲门。安静笼罩着着整个空间,在梦乡之中的人完全没有察觉。门开了,一个散发着浓郁黑色气息的人走了出来。

“新人,你要加入我们吗?”首席站在暮时身后对门中的人说道。

“什么意思。”门中的人揉了揉惺忪的双眼。

“交涉失败。”随着这句话从首席口中说出,暮时一下掌控住门中之人的脖子,将其按在了地上。

“很遗憾,你暴露了,名为不死者的怪物。”

“真是开玩笑,你以为我会这样被牵制住吗?”不死者冷笑了一下,他的手在此时变为了锋利的钢刃,准备将暮时贯穿。

但此时的状况是,不死者被无数的枯烂之手禁锢在地面上,一个个的手印下,黑色的气息在流出,传入到暮时的身上。

“终结。”柊辰手上不知何时出现了巨大的带有无数钉刺的铁锤,在暮时脱离不死者的一瞬间,将地上的不死者撕碎,同时发生了巨大的爆炸,冲击波将暮时震到墙壁上。

首席将被撕碎的不死者的各种黑色物块困在一个牢笼里,转移到了未知的空间中。

“干得漂亮,还有,暮时你没事吧。”首席看向瘫坐在上的暮时,只见暮时身上的伤在一点点恢复,直到和十几秒前的状况一样,于是他用手势告诉首席他没事。

三人再次消失在漆黑的走廊之中。

……

当光明再次回到邪新所在的世界,邪新还没有醒来,直到他发觉自己在被拖着走。

“感觉像个囚犯一样,心好累。”

“那就表现得不像囚犯。”see瞄了邪新一眼对他说道。

两人一前一后穿梭在人群之中,黑色的眼睛一次次地映入邪新眼帘,虽然衣服都不一样,但每个人衣服上的眼睛都如出一辙。邪新愈发感觉到这个组织的诡异,但诡异之处的玄机他又不敢确定,只能推动现有情况的进展。终于,他们走入了一个殿堂式的房间。

只见殿堂之中左右各一排座位,加起来共十个位置。可如此巨大的房间只有三个人,一个被绷带覆盖了脸的大面积区域,观察不到任何生气;一个穿着类似军装的衣服,一脸严肃的样子;还有一个略显帅气,挂着微笑的家伙。

“对了,阿星呢?”邪新这时才发现本该跟着自己的阿星不见了。

“他并不参加此次审议。”

“什么?”see不由分说,带着邪新向正中走去。

“see,还有那位小兄弟,你们终于来了。”某人对邪新和see说道。

“不要岔开话题,九席。”一脸严肃的人对九席说道。

“哈哈,不要这么严肃,七席大人。”

“不要家大人两个后缀,那只有首席大人才配拥有。”

“咳,咳。”带着绷带的男子咳嗽了几声,九席和七席便不再交谈。

“首席不在吗?”see对三人说道。

“这点不重要,先开始对末席的审议吧!”七席一脸冷漠的对see说道。

邪新站在旁边,一脸的尴尬。

被陌生人看着还打情骂俏真是没谁了,而且我到这里来的意义呢?

“请问,末席是否对面具进行成功讨伐。”

“深感抱歉,未能成功。”在三人的视野中,see低下了头。

“降职为士卒,可有异议?”

“可是……”see清楚的知道这场会议的目的,但他依旧压不住怒火,所以他紧紧的握住了在袖口里随触即发的锁链。

“所以,请摘下徽章,因为你违背了约定。”see在七席的责问声中不知要说些什么干些什么,只是一味的沉默。

“喂,你当初是怎么和他们约定的?”邪新小声对see说道。

“无用功。”

“希望是自己抹消的,可怪不得他人。”

“仅仅是摘掉怪物的面纱,将其绳之以法而已。”

邪新笑了笑,分析了一下局势,同时摸出了一个面具。

“我有一言,可否请各位英雄听一下。”邪新低下头,对三位表示敬意。

“不关旁人的事,就不要掺进一脚。”七席对邪新冷安冷语道。

“认真倾听也是一种美德。”九席对七席微笑道。

“切。”七席一脸不屑。

“请看这是什么?”三人看向了邪新手中的面具,没有做出任何表率。

邪新感到了一丝尴尬,只得先开口。

“see把面具带到总部了,没必要做降职处理吧!”

“何以见得。”七席与邪新针锋相对。

“揭露面纱,绳之以法,条件不是都凑齐了吗?”

“绳之以法?这有些不妥吧!”

“能拿到那个人的面具,说明实力与那个人不相上下,不然怎么能活着回来,首先实力是绝对符合的。其次,拿到了那个人的面具,肯定对他这个面具控产生了巨大威胁和阴影,近期不会再有举动。有实力的威慑,还有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这句话的支撑,可以算作是制裁了吧!而且,末席也没有说要把那个怪物带到总部来吧...”

“无聊至极的推断,那么揭掉面纱就是拿到面具吗?”

“既然大人您置疑的是第二个条件,那我认为您对第一个条件早已有了自己的解释,毕竟拥有席位的人都是文武双全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您如果觉得解释的不满意的话,也可以直译,翻译成用法术禁锢住什么之类的,而末席也确实用锁链禁锢住那个怪物了,这点您不用担心,只是因为我的一点小差错,导致了他的失败。”

九席一直在盯着邪新,本想反驳的他看到see而欲言又止。

“那么的话...”

“如果您执意要惩罚的话请连同我一起,在下毫无怨言。”邪新补充完这句话后立刻退到一旁恭敬地站着。邪新一直在紧张着,他怕自己的言论没有奏效还反而害了自己,但自己就是这样不考虑后果的一个人,之前的状况都是在自己的潜意识模式下造就的,也不得不说这种先斩后奏的好处,总之自己想说的说完了,静静地等待结果就好了。他的心仿佛提到了嗓子眼,就好似在考试或者默写中一样,但历史总有其必然性,这也是邪新对自己的自我安慰。

鼓掌声突然从一旁响起,划破了此时的沉默。

“虽然有很多缺陷,但很精彩。那敢于为他人站出的勇气不是每个人都拥有的。”

只见从一旁的黑幕走出了一个慈祥却又感觉到阴险的男子。

邪新看到周围的人都单膝跪下后自己也单膝跪了下来。

“欢迎来到刻蚀之眼,我是这里的首席,没有名字,目的仅仅是为了保证大家的存活。”

首席示意所有人站起,同时坐到自己的位置上。

“对于see的任务不能撤销,但延迟时间可以吧!”

“没有异议。”邪新和七席同时答道。

“而对于新人的测试已经结束,恭喜你,邪新同志,暂时先在see手下吧!”

“遵命。”邪新满脸喜悦,想到自己马上就要走上人生巅峰,心里不免有些小激动。

“等一下,首席,新人不通常有个切磋感情的习惯吗?可否让我来与邪新交流一下呢?”

“哈哈,可以,但不要太过了。”首席不知什么时候再次隐入了黑幕,其他几人也相继离去。

“我本身就没什么实力,反倒可能被邪新同志给反杀呢!”九席微笑着看向邪新,邪新背后发冷,但不得不服从。

“你好,我是九席,名为暮时,多多指教。”

“我就不用多做介绍了,毕竟大家都知道了,总之,您要手下留情啊!大哥。”

所以说他们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。

“彼此彼此。”

于是,暮时,see,邪新一起离开了殿堂。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
热门小说推荐:
林家小姐〕〔位面之恶魔〕〔末世危机之幽灵猎人〕〔网游之寻命〕〔仙佛路〕〔奥特曼全能系统〕〔重生农家天之娇女〕〔嫌疑者的救赎〕〔废柴毒妃:妖魅邪王逆天宠〕〔爱若半微凉〕〔魔殇灵〕〔梦中逃亡〕〔小麦与苏七〕〔战荒纪〕〔玄武神纪〕〔九幽缉拿使〕〔翎曦决〕〔第九百九十九颗糖〕〔若是昔年花开时1:雪中歌〕〔重生之在彼岸〕〔第七层空间〕〔黑暗音符之幽灵的新娘〕〔我终无法得道〕〔斩仙破道〕〔弑神之混元九界渊〕〔我的总裁妻〕〔蝴蝶钥匙〕〔我在人间那些年〕〔凉风吹南心〕〔鬼师天道〕〔走过的阴阳路〕〔以剑叩天〕〔独战潇洒〕〔网球王子之女扮男装闯校园〕〔冥王大人请翻我!〕〔阳光配拥抱真好〕〔越时〕〔命之乐章星辰碎片〕〔如愿未曾以偿〕〔清清子吟〕〔时光猎手〕〔辰中忆意中人〕〔剑尖的太阳〕〔世界道〕〔幸好青春岁月有你〕〔游戏王之霸王扎克〕〔私家侦探之少年侦探团〕〔玄剑2〕〔镇妖师之世间有鬼〕〔绝世眼仙〕〔血蔷薇日记〕〔眼底的星〕〔这群英雄不属于召唤师〕〔穿越之凤舞浅伤〕〔热血之灵侠传奇〕〔金线之路文殊佛母传〕〔网游之紫城巅峰〕〔龙之典〕〔苍渺演武录〕〔江湖梦之武侠世界〕〔谁在世界尽头哭泣〕〔十二年之约〕〔无敌武圣〕〔灵异论坛〕〔网游之雪山传奇〕〔末世之殇歌〕〔香残燕子楼〕〔罪是花中末念〕〔穿越毒医废材妃〕〔复仇贞子之18岁的生日〕〔竹马成双之兄弟难当个人结〕〔天龙后传之萧峰归来〕〔绝世龙鳞〕〔天涯明月心〕〔秋日流觞曲曲南轩〕〔我的白日梦人生〕〔不灭妖祖〕〔全能孤独者〕〔青春那年遇见你〕〔遥远的遐想〕〔凤舞青莲〕〔丛林里的小情狼〕〔开挂千金归来〕〔圣龙帝君〕〔愿望之门〕〔雪覆胭脂〕〔灼日之瞳〕〔星球导师〕〔末世之星际丧尺王〕〔曲终人散长相忆〕〔被美少女们倒追是什么体验〕〔幻昼〕〔剑道守护〕〔翡翠城〕〔全职觉醒者〕〔落花城〕〔你的声音是我的解药〕〔到处有鬼〕〔极道修士〕〔重生之地球我最强〕〔快意江湖之寻侠录〕〔我的霸道萌妻〕〔烟火一世〕〔TFBOYS之浩瀚星辰〕〔乔小小的穿越生活〕〔一客影江湖〕〔乱世渊之一纸荒年〕〔重生之鉴宝人生〕〔末日中的电影世界穿越者〕〔魔女大人别抛弃我〕〔心上有座坟〕〔王牌探险队〕〔穿越异世之幻术天下〕〔斗灵圣传〕〔大衍经〕〔穿越千年追美女〕〔传说你曾爱过我〕〔一泪幻无〕〔暗香之花上卷〕〔仙凡禁果之仙妃罪爱
最新入库小说:
盛宠毒妃五小姐〕〔盗墓王者〕〔夜色镇迷案〕〔盗墓王者〕〔利刃侠〕〔婚不作祟〕〔绯色断罪之人〕〔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〕〔巅峰枪王〕〔魔兽世界编年史〕〔石连草〕〔白日极夜〕〔EXO之你好鹿殿下〕〔我是太皇太后〕〔眼中无泪心流泪〕〔花落的瞬间〕〔灵律神界之悲城〕〔EXO之为爱起舞〕〔落花下分开过〕〔夏娜同人系列〕〔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〕〔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〕〔血夜黎明〕〔快乐星猫之十二星座身世〕〔夜色镇迷案〕〔爆裂飞车之风之子〕〔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〕〔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〕〔灵律神界之悲城〕〔刻浊星逝〕〔灵律神界之悲城〕〔我家总裁画风总是不对〕〔战神联盟之梦幻风雨〕〔杂牌神算〕〔坏掉的流年〕〔网游第二天堂〕〔盗龙陵〕〔巅峰枪王〕〔邪凤逆天:轻狂二小姐〕〔婚不作祟〕〔苍茫末世〕〔邪魅王爷的纨绔王妃〕〔恶灵之刃〕〔我是太皇太后〕〔香草布丁选项〕〔灵律神界之悲城〕〔网游之争王记〕〔温柔世子宠溺妃〕〔玩世不恭小妖姬〕〔网游第二天堂〕〔末世来临之末〕〔与心相连〕〔EXO之你好鹿殿下〕〔又是一年梨花似雪〕〔洛克王国之征途〕〔开封有个哑娃娃〕〔冰封炽热的世界〕〔鲸鲨暗河〕〔未央月影〕〔梅萼调〕〔刀塔之小兵逆袭〕〔袖了双手倾了天下〕〔鬼王的傲气小姐〕〔集万宠于一身〕〔眉间轻点泪花妆〕〔三千纪元〕〔走啊去捉鬼〕〔走啊去捉鬼〕〔觉醒之天下为敌〕〔末世桐苓〕〔世界太孤单我想你陪我〕〔重生逆转之你要宠我〕〔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〕〔刀塔之小兵逆袭〕〔重生之总裁请自重〕〔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〕〔网游之均衡天地〕〔恶灵之刃〕〔诡镇怪谈〕〔那时我们都不懂爱〕〔特工王妃驾到〕〔失忆大小姐〕〔末世桐苓〕〔袖了双手倾了天下〕〔蚁恋〕〔最好的我们最美的时光〕〔如果你能感受到我的爱〕〔彼岸可有花〕〔赛尔号之碧瑶〕〔红颜乱之公主遗恨〕〔彼岸可有花〕〔带回一只女婴来〕〔女巫恋上猫〕〔梅萼调〕〔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〕〔戒不掉你的笑与酷〕〔血夜黎明〕〔万界崇凰〕〔杀戮之后爱意尚存〕〔坏掉的流年〕〔夏娜同人系列〕〔万年倾城之因果天下〕〔人鱼公主你别跑〕〔这一世我要为自己活〕〔永恒的长城〕〔年华独白〕〔EXO之花开半夏夜玫瑰〕〔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〕〔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〕〔香草布丁选项〕〔祸国小妖妃〕〔神之迷域〕〔春秋之恋红尘梦〕〔专属于她的爱恋〕〔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〕〔大时代战事〕〔暮去待你归〕〔花落的瞬间〕〔蔷薇刺〕〔起源方程式